网友撰文改编《孔乙己》:记孙殿军F91二三事

上海的网吧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,都是当街一个荧光灯的标志,网吧里预备着机子,可以随时上网。下班的人,傍午傍晚散了工,每每花五毛硬币,玩一小时,——这是十多年前的事,现在每小时要涨到一元,——靠厕所旁边,抑郁的玩着游戏;倘肯多花一元,便可以坐一沙发位置,或者靠窗户,看着上海的夜景,如果出到四五元,那就能坐一包厢啦,但这些玩家,多是玩网游的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玩星际的,才坐进网吧的沙发区,换鼠标换键盘,静静地玩着。

我从十二岁起,便在上海的小色网吧里当伙计,小色说,样子太傻,怕侍候不了星际玩家,就在外面做点事罢。外面的网游玩家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装牛X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机子能正常启动,看下鼠标能不能用,又亲看下键盘的灵敏度,然后放心:在这严重监督之下,弄假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天,小色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荐头的情面大,辞退不得,便改为专管递水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
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网吧里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小色是一副凶脸孔,玩游戏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孙一峰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孙一峰是坐在厕所旁而玩星际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青白脸色,眼神时常带些杀气;一部脏兮兮的破烂的手机。穿的虽然是正常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换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的人族IMBA也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姓孙,别人便从高达 上的“孙殿军F91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F91。F91一到店,所有上网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F91,你又输给女人了啊!”他不回答,对网管说,“拿两块钱去,要一个沙发位置。”便排出20个一毛硬币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输给女人了!”F91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偷给了MISS,4BG。”F91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输给女人不算输……让她!……职业玩家的事,能算输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忍辱偷生”,什么“随心所欲”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网吧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F91原来也牛X过,但终究没有进决赛,又拿不了季军;于是愈过愈穷,弄到将要退役了。幸而卖得一手好黄鱼,便替人家卖卖鱼,换一碗饭吃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,便是好吃懒做。卖不到几天,便连人和鱼,一齐失踪。如是几次,叫他卖鱼的人也没有了。F91没有法,便免不了又去打星际了。但他在我们网吧里,品行却比别人都好,就是从不拖欠;虽然间或没有现钱,暂时记在账本上,但不出一月,定然还清,从账本上拭去了F91的名字。

F91玩了几盘星际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F91,你当线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半个季军也捞不到呢?”F91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什么T imba、P imba的话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小色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小色见了F91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F91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孩子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会玩星际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会玩啊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虫族的开局,怎样开的?”我想,输给女人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F91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会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开局应该记着。将来虐小色的时候,一定要用。”我暗想我和小色的级别还很远呢,而且我们小色也从不教我们虫族开局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14D提速狗开么?”F91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胖指头的指尖敲着键盘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开局有很多变招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F91刚想打开REP,想在电脑上讲解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有几回,网吧孩子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F91。他便教他们打星际,耐心的教。孩子们看后,仍然不懂,眼睛都望着电脑。F91着了慌,伸开五指将电脑罩住,护着电脑说道,“不教了,我教不会了。”直起身又看一看电脑,自己摇头说,“虫族IMBA嘛、真的IMBA、一点也不IMBA。”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

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小色正在慢慢的结账,拿过账本,忽然说,“F91长久没有来了。还欠我20元钱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喝酒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又拿殿军了。”掌柜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输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裸双偷到了20个农民才下血池。对面野外2BB,偷得的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修地堡,堵在脸上,打的生活不能自理,二矿掉了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二矿掉了啊。”“掉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这还要说?肯定死了。”小色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。

中秋过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冬;我整天的靠着火,也须穿上棉袄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上网的,我正合了眼坐着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开个机子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里一望,那F91便在厕所旁边靠着。他貌似瘦了但又好累,已经不成样子;穿一件破夹袄,抖着双腿,拿着tossgirl的照片,用手颤抖的拿着;见了我,又说道,“开个机子。”小色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,“F91?你还欠我20元钱呢!”F91很沮丧的仰面答道,“这……下回还清罢。这一回是现钱,机子要好哦。”小色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F91,你又拿殿军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是没拿,怎么会这么沮丧?”F91低声说道,“殿军,殿,殿……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小色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小色都笑了。我开了机子,到了杯水,放在他桌上。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元硬币,放在我手里,见他满手是水,原来他便用这手刚撸的。不一会,他玩完星际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看着手中的照片慢慢走去了。

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F91。到了年关,小色取下账本说,“F91还欠20元钱呢!”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说“F91欠我20元钱呢!”到中秋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。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

CSGO:BLASTshowdown欧洲:Mouz完胜A队成功晋级

BLAST showdown淘汰赛揭幕战迎来Mouz与Astralis的对决,在今日的Bo3中大表哥所率领的M […]

华义百度搜索

战队是什么来头,好像很厉害的样子!求科普!看视频用5AD暴力阵容打爆了ig战队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,队长也很脸熟 […]

《守望先锋》Houston Outlaws休斯顿神枪手战队成员介绍

《守望前锋》OWL二赛季Atlantic Division/大西洋赛区Houston Outlaws/休斯顿神 […]